Article| Image
English
中文
|
English
Directory Of Year 2006, Issue 12
The current issue
Current Location:中文 » 200612 » 我要做非洲的张艺谋
Bookmark and ShareCopy Reference Bookmark and Share Add To Favorite

我要做非洲的张艺谋

Year:2006 Issue:12

Column: 外国人看中国

Author:

Release Date:2006-12-01

Page: 44-47

Full Text:  

非洲贝宁的一个年轻人,怀揣着简单的梦想来到中国,开始了他非同寻常的精彩人生……


望着窗外,有太多的激情伴着理想的逐步实现澎湃在这个年轻人的心中。
摄影 王蕾/人民画报

望着窗外,有太多的激情伴着理想的逐步实现澎湃在这个年轻人的心中。 摄影 王蕾/人民画报

在北京师范大学留学生楼的咖啡厅,我见到了多罗泰。早在电话联系的时候就领教了他流利的汉语,见面交谈起来,更是被眼前这个黑皮肤的"中国通"所感染。聪明,这是他给我的第一印象。

好莱坞大导演斯皮尔伯格对张艺谋说:"感谢你,改变了这个年轻人的命运。"

人民画报:我知道你是今年6月从北京电影学院硕士研究生毕业后,又来到北京师范大学攻读电影理论博士学位的。当初为什么要来到中国学电影呢?

多罗泰:中国的功夫电影在非洲很流行,李小龙、成龙、李连杰是非洲家喻户晓的明星。我也很喜欢看,觉得漂亮又热闹。可是在1998年,当我在朋友家看到张艺谋《红高粱》的光盘,我被这部电影深深地震撼!于是就萌发了这样的梦想:去中国,见张艺谋,学电影导演。这样的想法看来近乎异想天开,我的朋友们甚至说我疯了!可我就是这样一个人,用中国话来说很随性,没有多考虑,我就向我的国家教育部门递交了去中国学习电影的申请。没想到,真的被批准了。你要知道,在贝宁,每年大概只有10个公派留学名额。可是,好事多磨,我却没有接到通知。两年以后,当我再次申请的时候,他们告诉我早就批准过了。于是,我结束了在家乡当生物老师的生涯,来到了中国。

2000年9月,像大部分留学生一样,我来到北京语言大学学习汉语。2001年9月,我到北京电影学院开始学习电影摄影专业。

人民画报:你不是要学习导演专业吗?为什么选择了摄影系?

多罗泰:这也是因为张艺谋,他就是摄影专业毕业的,所以我也要从摄影学起。再说,摄影也一直是我的爱好。

人民画报:那你就离张艺谋更近一步了?在电影学院学习的时候见到他了吗?

多罗泰:见到了,那是在2004年,他正在拍《十面埋伏》。通过朋友我在北京见到了他,但只是像个"粉丝"一样与他合影。

今年,我也是从朋友那里知道,张艺谋在北影拍《满城尽带黄金甲》(以下简称《黄金甲》)。北影与电影学院一墙之隔,我下定决心,这次不但要见到他,还要找机会到剧组实习。我连续好几天在摄影棚外等,最长的一次从早上6点等到晚上11点。终于,有一天我见到张导演出来,就鼓起勇气跟他说我要跟他学电影,没想到,张导演痛快地答应了!

"我是张艺谋的非洲‘粉丝’。与张艺谋、周润发合影。

我在剧组工作近两个月,没有报酬,但剧组负责我的工作餐。我很努力,什么都干,帮助推移动车、做灯光助手。你知道,我不可以给剧组添麻烦,所以要特别努力,时间长了,剧组的人都很喜欢我。当然,有机会我就要向张导演请教,他也乐意帮助我。

斯皮尔伯格来中国和张导演策划2008年奥运会开幕式的时候来到剧组,他知道我的经历后对张导演说:"感谢你,改变了这个年轻人的命运。"

非洲电影的发展可以借鉴中国电影的模式,文化是最具决定性的因素。

人民画报:电影是你所钟爱的,你不选择去美国或者法国学习电影,而选择中国,除了张艺谋的影响,必定也有其他的原因吧?

多罗泰:在家乡,我从小看的大部分是法国影片(贝宁原为法国殖民地,1960年宣布独立,官方语言为法语)。但是,这些电影与我所熟悉的生活距离太远,直到我看到了张艺谋的电影,从他的作品中我似乎看到了非洲电影可以借鉴的模式,所以我要来中国。

我给自己取了一个中国名字:张非,就是要做非洲的张艺谋。

人民画报:来中国这么多年了,对中国电影有什么看法?

多罗泰:我当然喜欢张艺谋的风格。我认为,电影人必须有社会责任感,要对自己的国家、民族负责。你看,其实好莱坞电影就考虑自己的社会,从自己的观众角度出发。现在很多人想学习美国人的电影,中国的导演也不例外,这很正常,但这需要一个过程,无论是技术上还是观念上。但无论如何,一定要从自己民族的角度出发,在国内、国际上才能产生共鸣。

张艺谋就懂得这一点。有人说他把中国落后的东西卖到了国外,我不同意这样的观点。比如《一个都不能少》,就是在美国,也有很多孩子不能读书,非洲就更多。这是全世界普遍的问题,张艺谋是以自己国家的故事展现了一个国际性的大问题,非常成功。而现在又有人批评他的大制作,我一开始也有同感,但是看到他拍《黄金甲》后,我开始理解了。中国的经济在发展,富裕起来的中国也要展现她丰厚的一面,这些大制作就体现了这个时代特征。张艺谋又是做得最早的一个,他始终没有脱离民族的主线。他懂得民族,懂得文化。

"中国的孩子特别可爱,我喜欢他们叫我黑叔叔。" 摄影 王蕾/人民画报

现在中国的年轻导演,我也很喜欢他们的风格,比如贾樟柯、王小帅。他们的电影成本低,但讲述的是中国本身的问题,这也是值得非洲电影借鉴的。当然,可能中国读者不了解,非洲也有很多优秀的本土导演,只是不够国际化。这与经济发展也有很大关系。

热情在中非文化中都是很重要的因素,我们都有与人为善的特点。

人民画报:你怎样看中国?

多罗泰:刚到中国的时候,我发现,中国的文化与非洲的文化是很相似的,而热情在这两个文化中都很重要,我们都有与人为善的特点。

比如说家庭的观念很相像。说到家庭,不只是孩子,父母,我们还要包括爷爷、奶奶、叔叔……十足的家族观念。还有,我看到中国的很多店铺、饭馆都供有财神啊、佛龛什么的。这与非洲也很像,除了殖民者带来的基督、天主教,非洲仍旧保持自己的很多信仰。

我们的民族也同中国一样众多。

可是,经过6年的时间,我发现,中国又与非洲不一样。目前我们在文化交流方面比较少,所以,我觉得我有这个责任,想对中非文化交流多做些事情。

人民画报:现在中国和非洲的经济往来发展很快,我想你在中国肯定也接触到经贸方面的事情,能谈一些体会吗?

多罗泰:你知道,我不是一个做生意的人,分析大的经济形式我没有发言权,但是我可以从我自己的经历说一些看法。近些年来,中非的贸易往来很频繁,我也因为语言上的优势帮助我们国家和其他非洲国家的人来做生意,赚一些生活费。中国商品质量良好、价格低,非洲人很喜欢,但是,有些生意人诚信度不高,不能严格履行合同,这就增加了很多麻烦。

说实话,我比较怕生意人,也不喜欢做生意的生活。我喜欢和老百姓交朋友,中国的老百姓很热情。我喜欢和各种各样的人交朋友,学校服务员、保安……很多人都是我的朋友。

刚来中国的时候,也因为语言上的误解而闹了笑话:你知道,我们外国人都喜欢吃饺子,一个朋友说改天他请我,于是我就等,我想,改天也许就是第二天。可是过了一个星期他也没给我打电话,于是我就打电话问他什么时候有时间,他又说改天,哈哈……

我非常喜欢孩子,中国的孩子特别可爱,他们对我也非常好,我喜欢他们叫我黑叔叔。有一次,我在麦当劳喝可乐,一个小女孩走上来很认真地对我说,叔叔,你不能再喝可乐了,你应该多喝点牛奶,哈哈哈……多天真的孩子。

来中国这几年我经历了很多事情,和许多中国人交了朋友,他们给我最深刻的印象除了热情,还有就是做事情的韧劲。我在摄制组的时候,张艺谋对我说:"你要努力,不要怕困难,要坚持自己的理想。"

是啊,中国人都很努力,他们不怕吃苦,这是我们应该学习的。我现在正在酝酿一篇文章,讲的就是中国人不怕困难的精神。我要把这样的精神带回非洲去。

编辑 王蕾


站在北影厂摄影棚外等待张艺谋时被媒体抓拍到,多罗泰此举成了当时娱乐报道的小亮点。

站在北影厂摄影棚外等待张艺谋时被媒体抓拍到,多罗泰此举成了当时娱乐报道的小亮点。


与《黄金甲》剧组合影

与《黄金甲》剧组合影

GO TO TOP
5 chegongzhuang Xilu, P.O.Box 399-T, Beijing, China, 100048
Tel: +86 10 68413030
Fax: +86 10 68412023
Email: cmjservice@mail.cibtc.com.cn
0.012